首页 | 场馆 | 相册 | 绘画 | 奖状 | 评价

赵梅生1925年出生,山西闻喜人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山西美术家协会理事,山西省文联委员,曾任太原画院副院长。赵梅生作品参展于《全国六·八届美展》、《全国一、二届花鸟画展》、《中国画三百家》、港、台地区举办的《亚洲水墨画大展》、《华夏艺术国际展》获金奖。1990年应邀赴日举办个展;199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,先后在洛阳、兰州、丹东、广州等地举办个展以及2000年应邀赴法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国进行艺术考察。出版有多集《赵梅生画集》、《赵梅生水墨世界》。《美术》、《中国艺术》、《美术观察》等专业刊物都有专题评介。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、故宫博物院等收藏。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授予“优秀人民艺术家”称号。

我国著名学者、诗人、书法家、画家、美术理论家鲁慕迅先生评价说:“梅生的画,重内涵,富新意,造型生动,笔墨娴熟,技法全面,深得中国画之三味,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和个性。它不离传统而不囿于传统;时有新变却又不是为新而新。”“梅生的画中隐隐有一种孤傲之气,这种孤傲之气,是内在的,并不锋芒外露,更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霸悍之态;他的画又朴实率真、平易近人,但却没有甜俗迎合之意。”。

点击阅读全文 >>

2006年8月2日,2008年7月11日,2008年10月31日,赵梅生先生分3次向晋祠博物馆捐赠书画作品112幅。

为更好的展示这些书画精品,我馆在浮屠院设立了赵梅生美术馆,2008年12月31日正式开馆,进行专门的陈列展示。展厅面积130余平方米,陈列展现46延米。

2010年底重新修葺展馆,制作展柜,制作了《梅生书画》陈列,展出先生捐赠的书画作品49幅和各类艺术作品、各类证书奖牌及出版物等。经过半年的细致工作,现已基本就绪,于2011年5月1日正式面向广大游客开放。

点击阅读全文 >>

点击欣赏赵梅生绘画作品选 >>

  梅生的画,重内涵,富新意,造型生动,笔墨娴熟,技法全面,深得中国画之三味,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和个性。它不离传统而不囿于传统;时有新变却又不是为新而新。他创新的内核和动力是来自生活的新鲜感受。梅生虽已年逾古稀,却仍然保持着对于生活的敏锐感受力,主客体交流的渠道畅通,令他的画总有着一种清新气息和生命的活力。如他的《夕阳如金》,取材于校园里经过花工修剪的行道树,那时多平凡的景物在夕阳下刹那间所闪现的美,激发了作者的艺术灵感,于是就凝聚成这一富于诗意的永恒的画面。

梅生的画中隐隐有一种孤傲之气,这种孤傲之气,是内在的,并不锋芒外露,更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霸悍之态;他的画又朴实率真、平易近人,但却没有甜俗迎合之意。这不但是对艺术的真诚,也是对观画者的真诚。艺术本来是人类互通的一种语言,不但要美,而且要真诚。惟其真诚,才能赢得观赏者的共鸣。

  

梅生不但敏于感受,而且善于运用不同的绘画语言来表现不同的审美感受。作者通过提炼概括、组织笔墨,画出了一股气、一股意,这正是本来意义上的‘写意’。作者只把自己感觉得最真、最深的东西告诉观画者,而绝不使人陷于对物象表面的追求。

他对禽鸟的形象和生态十分熟悉,而且摸索出一套自己的造型方法和笔墨程式,用笔虽粗放简括,对形象的把握却恰到好处。他从不斤斤于对象的细节描绘,而只着重于对神韵的捕捉。他笔下的禽鸟都是动态的,少有静止的,因为只有在运动中才能充分显示物件的活力和神采韵致。

由于作者以往在漫画方面的修养,使他的某些国画作品从构思、造型到表现手法也多少带有漫画的意味,如《灯花》就是这样。从其他画种汲取养料,包括借用某些绘画语言,对中国画自身的发展未必没有好处。前人云:‘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;令人喜不如令人思。’梅生的画就能引人遐想,味在笔墨之外。这滋味不论是苦是甜是酸是辣,都是从人生体验中来,都是人生的映照。艺术到了某种境界,自然就把人生和艺术融为一体了。

梅生的画正是发自内心,出于真诚,是用他自己的语言说出自己的感受,所以是值得人们以同样的真诚去领略去品赏的。

  

赵梅生先生作为老一代的艺术家,画非常新,可以和年轻人相媲美。既有传统又有现代意识,从陈列的画来看,既表现向传统靠拢,又通过创新表现方式,突出现代意识,所以他的作品是承上启下的。比如说他的《东京写意》就是脱离开了一种写生的表达,将印象表现出来,这就是一种现代意识,这是我们中国画传统里所没有的。他的画,无论是构图还是构思,都很出新。

古人说:“大器晚成,终必远至。”中国画因需功力修养深厚,方臻极致,尤其如此,更是花鸟画艺术写意境界之必然。赵梅生从教50载,古稀之年始得专心躬耕砚田,年近八十,性如顽童,步履矫健,充满生命活力和艺术变革的雄心。诚如李苦禅赞朱屺瞻语——“老年艺术益波澜”。但他总是说“每天从零开始”,并以“读万卷书,养十年气”为座右铭,故艺术屡有新变与升华。近见其八尺、丈二大横幅,或梅或松,笔墨益加雄放厚劲,正预示着耄耋之年艺术的新阶段,笔者所期亦如是。

赵梅生之性格如其笔下松梅,有傲骨而无傲气,每次相遇,总恳请批评。笔者亦曾不揣冒昧直言,先生则坦然称许或默然。我曾经缘于他的坎坷经历,与其相商能否藉花木鸟兽诸物代言,赋予花鸟艺术深沉的悲剧意识,以深化其内美的课题。花鸟画不必强求负荷沉重的历史使命,但它却同样可以表述深沉的内在精神。在花鸟诗中,如耳熟能详的诗句: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;“晓来谁染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”;“杜宇声声不忍闻,欲黄昏,雨打梨花深闭门”;“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……在这些悲抑、伤感的词句的背后是崇高,是热烈,是清雅,有正面表现美雅所不能替代的感染力,他对此是必有所感受与思考。再如齐白石的 《发财图》、《自称》等漫画手法,《苍蝇》等画所寄寓的人文关怀精神,对赵梅生应该是更相接近的思维。

(刘曦林 著名美术理论家、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)

赵老是我们花鸟界的前辈,也是我们可敬的老大哥,他有高尚的人格和人品,他那谦逊和平的心态非常值得我们学习。他的画炉火纯青,已形成了一个赵家的样式。他是一个有思考、有创意的画家。他的出新是处于自觉和自信的,非常之自然,而不是做作的和刻意的。赵老有着很大的气魄,他81岁的高龄能够画这么大的画,我非常佩服。所以说赵老的画是真正有着大手笔、大文笔、大笔墨、大构图和大融合的精神,是大家的风范和气度。

(李魁正: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)

点击查看赵梅生个人照片选 >>